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散文
寻找,只为一座天车
作者:黄千红 丨 2018-6-27 9:50:44 丨  阅读(156) 丨 收藏
    我是自贡人,我爱天车——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心灵表达,每一个自贡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来自故土的不变情怀。
    立夏这天让我刻骨铭心,只为见一口叫云蒸井的古盐井。
    述琪老弟曾经到过这口盐井,他告诫过我,这口盐井难找。我不信,否则,我会叫他跟我一块来。
    不过,我之前仍然做足了功课,知道云蒸井就在贡井区长土镇大坡村7组,只要知道了这个地名,只要到了这个地方,不可能见不到这口盐井。
    这天,我一路乘车,辗转到了长土镇,下了车,站在老旧建筑交织的十字路口,热情的街坊大姐告诉我,从胜利路一直往下走,就是大坡村7组,云蒸井就在那儿。
    我异常兴奋,云蒸井原来在一条胜利之路上,这是多么美好的兆头啊!严格地讲,这条路并不像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街道,道路是一条公路,两边的建筑零零星星,且多半是一些青瓦屋顶的平房和低矮的砖石楼房,以及厂房,也有废旧厂房,路上却并不让我寂寞。但凡有房子的地方,房门基本都敞开着,要么是店门洞开的小商店,要么是坐着打牌聊天的邻居,要么是厂房进进出出的人。看得出,住在这儿的人们生活简单、安静而闲适。
    终于到了,我分明见到一幢白色墙砖的楼房顶上醒目地立着三个让我惊喜的大字:“大坡村”。这幢楼不高,是大坡村卫生室。后面是一座较高的山,山上树木森郁,山顶就高高矗立着一座A字形木柱井架,两根直冲霄汉的井架被若干条绳子斜拉着,架身的横木上还斜支着一根大木,架顶的天滚被天箍头、天夹板及羊耳稳稳地固定着。我有点欣喜若狂,不假思索地朝着山上的这架天车走去,却越走就越无路可走,阴森森的,只得折返,回到公路上,问一个路旁正好从屋里出来的师傅。师傅说,这不是云蒸井,这是煮海井,云蒸井在两根烟囱的地方。这位师傅用手指了指远远的两根用红砖垒砌起来的烟囱。我看到这两根烟囱,正是我途中遇到过的一个废旧厂房的,我的心顿时凉了一半,有点五心不做主了。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无可奈何地重走来时路。
    回到烟囱的地方,一群街坊邻居告诉我,上面第二个岔路口进去就有一座天车,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口井是不是云蒸井。他们的话不仅没有给我解惑,反而让我陷入更大的迷糊,不过,我还是硬着头皮从上面的第二个岔路口走了进去。我问庄稼地里一个老汉,老汉说,他是刚刚搬来的,不晓得这儿有没有什么云蒸井。问路过的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说,他们年轻人都不晓得。这时,我只好拨通述琪老弟的电话,述琪告诉说,不要问什么云蒸井,他们不会知道,就问天车在哪儿,他们才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述琪说他也说不清楚具体是在什么位置,好像是在一个旧厂房的公路左边一条路一直往里走。我看了看脚下的这条小路,应该没有错。
    这条路是张家山路。路旁的房子很少,有串夹壁的,有砖石的,有新修的,有老旧的,都是瓦房,门方上都统一钉了蓝漆铁皮白字的门牌号。
    终于碰上一户熟悉这儿的人家,一个段姓师傅,他把云蒸井指给我,叫我沿着他指给我的这条路继续往前走。他十年前参与过复淘这口井,之前还参与立天车,但由于井中落了钻具,致使他们的淘井没有成功,他还说这口井他们叫五О井,以前叫云蒸井,还叫煮海井,都是一口井。我不能确定段师傅的话,因为我就是从先前的那位师傅说的煮海井那儿过来的。
    不管段师傅说的是否确切,不过,段师傅所言前面有一口井是可以确定的,至于是不是云蒸井,到了自然就会知道。
    时间已过午后,我有点累了,又饿。我全然不顾,继续往前走。
    到了路的尽头,仍然不见云蒸井的任何踪影。这儿是一块庄稼地,周围被茂密的树林环围着,一个老翁正在锄地。老翁停下手里的活,告诉我,从土里下去可以看到我要见到的天车,但没有路,正路在我来时的一个岔路口,要我往回走。老翁便带我到他指给我的这条岔路。他说,沿着这条路,不到一百米,就是我要见到的云蒸井。
    这哪是什么路啊,头上是树林,荆棘纵横,杂草丛生。老翁说,走的人少了,路自然就很难辨识清楚了。原来这口井有个守井人,三年前去世了,他是第三任守井人,之后就没有人守井了。他还善意提醒我,一路上蚊虫很多,让我当心一点。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座高大的天车隐隐约约从透着阳光鳞片的树丛缝隙中露出了笑脸。
    让我可以确定的是,这口井下立了一块差不多九年前自贡市人民政府公布、贡井区人民政府立的石碑,上面醒目地镌刻着“自贡市文物保护单位云蒸井”。这就是真真实实的云蒸井。
    有关云蒸井的历史资料很少,所幸的是,我来到云蒸井所在的张家山关山头现场,和云蒸井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座十余年前被段师傅们立起来的天车,映着明晃晃的太阳,闪闪发光,我伫立在这座比八层楼房还要高出许多的天车下,天车的脚下是一口超千米深的卤气井。面对着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历史巨人,我只有努力昂起头来,才能仰望到天车山峰一样的顶端。
    自贡曾是一座天车林立的城市,云蒸井的天车不过就是其中非常普通的一座。可以想象,当年段师傅们要让这样的天车挺立起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同时,又是一个宏大的壮举。这座天车被许多的绳索斜拉着,它的身上还捆扎了六七根横木来固定,这是为了让它更加稳稳地站立在历史的时空中,顶端的天辊和地上的地辊相互呼应,默默无语,为我们留住盐场记忆。这就是云蒸井,云天之上的盐井。
    这口盐井建于清代,其天车和自贡境内的所有天车一道,历经岁月风云,共同擎起我们这座被称之为“盐之都”的城市。
    上世纪80年代,云蒸井停产封井,拆除天车;时过二十年,云蒸井又被重建恢复,气卤同产。之后,再次停产封井。十余年前,又一次提起它。这回,段师傅参加到这次复淘云蒸井的行动,他们在天车的两脚上加了一根粗壮的横木,让另一根杉木支撑在上面,成了一座三脚天车,让天车高高地站立在叫张家山关山头的地方。段师傅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让这口古老的盐井获得新生。然而,云蒸井毕竟已很老了,卤水几近枯竭,加之井中曾经落下钻具而造成严重的井病,段师傅们的复淘就此作罢。这是宣告作为生产作坊的云蒸井走完了它全部的生命历程。
    云蒸井,我来了。云蒸井,历史会记住它吗?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