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中篇小说
奇恋之谜之尾声“尘梦破迷”
作者:陈有刚 丨 2018-4-23 12:34:14 丨  阅读(1116) 丨 收藏

尾声 尘梦破迷

 

时季到了一九八九年春末,离梭妹出狱不到一年了,梭妹的大伯来到山上,把小慧给他的一包书刊交给了梭妹,把梦晨离世前抚摸的玩具飞机给了她,那是他们母亲的遗物,同时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她了。他本以为梭妹会嚎啕大哭,这次却一反常态,梭妹咬着嘴,几乎把嘴唇都咬破了就是不掉一滴泪,弄得她大伯害怕起来,最终足足等了半小时,才看她捶胸顿足,破嚎一声“命呀”,觉得发泄出来好了。

其后,梭妹一个人日夜想他们兄妹俩的身世,痴痴地翻看那些《蓖麻泪》,竟然日夜生活在泪水中……

这些泪和梦晨生前写的两行蓖麻泪判若两样,让她才知道那次梦哥来探望她多么不容易……

那些泪水浸泡的日子里,漫天的心思恍惚着催她半老,让她脸上过早地堆上了皱纹,皱纹里面装满了各种遗憾和不甘……

但她在他的文字里不断新生——不仅认识了自己,还终于如愿走进了梦哥的心里,更加惊讶自己的哥哥原来内心世界如此丰富,内在感情如此细腻,爱她爱得如此纠结……于是她就像那只爬进心里的虫子破蛹而出,飞到半空来俯视人生,因而一切都破迷重解了。

于是她对三十岁离去的哥哥恩怨全释,甚至安慰大于痛苦,觉得也好,因为那段奇缘,他们都享受了。

虽然她不再觉得他神秘,包裹得遥远,他的内心只是当时历史的必然,但她确实觉得她的梦哥没有死,依然活在他的文字中,具有生命的扩张力,这样便达到了他生前的夙愿,足以令他地下安慰。

于是等她刑满释放后,第一件事就是回了老家,要了他的骨灰来埋在浅水湾那片蓖麻地里,待一切弄妥后,才跟着她的男狱友去了台湾。

在台湾,她将梦晨临终前最后写的手稿寄给了《青沙江》,作为《蓖麻泪》的收尾篇来发表,用了“梦晨”之名,并注明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那个年代特有的情感故事,是一场旷世之梦,一个奇恋之谜……

总之是一个错爱一生、苦恋一世的故事。

于是p城所有的读者都知道了结局,知道了一个当法官的哥哥,错爱了流氓犯妹妹,却直到临终也没能破迷的故事,是一个基层法庭的庭长用生命写就的传奇人生。

但啧啧称奇几年后,人们逐渐淡忘了。

只是梭妹一直惦记,便出现本故事开始那一幕——

她于二十世纪初的清明回来定居,从此守候他,与他生死缠绵,亲情到老。

若干年时间里,梭妹在历经沧桑后,还是能倒背如流地把梦晨最后写的那个蓖麻梦叙述下来——

 

梦呀梦,蓖麻男自觉在做梦,一个清晨前的梦。

哦,又走在一片模糊的蓖麻林里。

那般幽静,那番梦幻,那种情趣,无法不让蓖麻男证实正是童年那片林。难闻的气息,大片的叶子,空心的枝茎,再也回不去的日子。但为什么只有一团团黑乎乎的树影,全是黑夜笼罩着呢?

这让蓖麻男在树林里匍匐爬行。

四周一片寂静,绝没有一点声音,渐渐地,蓖麻男的身体变得十分沉重起来,越来越沉,以至于双手双脚并立如猴也不能支撑。蓖麻男自己也奇了怪,什么时候膨胀成如此铁石般的心肠!于是蓖麻男索性躺在地上,舒了口气。

然而为什么这么黑呢?天在哪里?

蓖麻男自觉闷在一口棺材里。他努力地想看看,拼命地睁大眼,然而忽然间什么都没有了,树影也不见了,缠绕树身的牵牛花消失了,一切成为遥远的过去,只有窒息般的黑暗。

于是蓖麻男自觉是死了,准备永远闭眼。

 

突然一道闪电,一团刺眼的白光弄得蓖麻男眼花缭乱。他忙睁开眼,发现前面白茫茫一片,白雾中升起一座熟悉的院子,细看正是当年的佘家大院,莲花墙上开着喇叭花,玲珑的窗户外面依稀可见蓖麻影,青瓦上面有猫耳洞,墙边并排放着几个大柜子,漆着黑亮的老土漆,牢固得像堆铁。柜子上放着几个盆景,奇怪的是,盆景中都是矮桩蓖麻树,被扭曲成各种奇形怪状供人看,似乎那空心树的特征被改造过了。

进入室内,里面冥晦而寂寥。这冥晦,这寂寥,似乎在暗示某一段历史氛围中,有种幽深感,迫使蓖麻男屏息敛步,恍若置身于某个易碎的梦中……

 

这时,喇叭女和她妈从黑暗中走出来。喇叭女那长辫子,杏花眼,以及浅浅的笑靥,雪白的牙齿,无不异常美丽。蓖麻男便迎她而去,见四周无人,和她相拥而泣。

喇叭母把他俩一把拉开,一声惨叫穿心透肺——

“不能呀——她是你的妹妹!”

“我谜一样的哥哥呀!”喇叭女一声嚎叫。

喊着间,听见“哗啦啦”一阵水响,浅水湾的水汹涌而来,漫进了佘家大院,并冒出无数鳄鱼的头,全部大张着嘴,鼓着小眼睛,一齐向他们扑来。喇叭母忙把他们推开,自己迎了上去,随即被鳄鱼吞没。蓖麻男于是惊恐着甩开喇叭女的手,拔腿就跑,跑呀跑呀,后面似乎没有什么了,但还是在拼命地跑,后来就连为什么跑他都不知道了。

这是不是在梦里?他搞不清楚。

 

还是跑,还嫌慢,他简直想飞起来。

翻过一个窗子,外面竟然是一处绝壁,笔直陡峭,但对着窗的半崖中恰好有一棵蓖麻树,他顺着树身往上爬,爬呀爬,眼看就要到顶,突然“嘭”的一声,树干断了,说时迟那时快,他看见一根青藤,一把抓住,身体就像荡秋千一样地晃来晃去。

突然下面传来呼喊声:

 
  • 1
  • 2
  •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