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长篇小说
奇恋之谜之十七“监狱来信”
作者:陈有刚 丨 2018-4-18 11:28:37 丨  阅读(397) 丨 收藏



第十七章 监狱来信

 

一大批犯人滚动上台后,枪毙的枪毙,判刑的判刑,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公判大会的布告,一时威震四方。其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社会安定团结,政府筹备的全城灯会如期举行。

可这一天的“万人提灯会”上,黄油出事了——

 

这一天,梦晨恼火地接到公安局的一个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流氓滋事被拘了。他赶去拘留所才弄明白,原来“万人提灯会”这天,黄油裹在如流的提灯人群中,竟然失去了理智,去抱一个陌生女人,害得那女人一声尖叫,引来保安制止,他却挥拳把那保安打倒在地。恰好公安局便衣来了,把他反捆着送进“笼笼”里,直到给他带上镣铐,让他半跪在一把铁椅上,他还在嚎叫着说那就是他的女人。

梦晨进来看他已是第二天了,仍见他嘴里冒着酒气,含着一个烟屁股,一副流氓相。梦晨皱起眉,又忆起那句话,“他呀,实在是一坨屎”。

梦晨把他保了出去。

“我冤啊!是醉了酒,但不过是看走了眼,觉得那女人就是我姐,模糊灯光里,就他妈的一模一样了,于是忍不住……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成了‘耍流氓’,只是进了‘笼笼’才知道味道长啊!犯了烟瘾不好受啊!饿烟比饿饭还恼火……”黄油对梦晨诉苦道。

梦晨一手捂着嘴,一手摸着胸,告诫他说以后再不会管他的破事了。

不料黄油恬着脸提了一个建议——

“这样,下半年我们悄悄去看我哈姐,你可以冒充她的大哥带我去……”看梦晨惊讶得眉毛皱成一团,又补充道:

“你现在不是写什么故事吗?要当作家吗?可以去体验一下生活嘛。”

这话倒说得梦晨心里痒痒的。

 

到了下半年梦晨走不脱。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最终觉得不便公开去,得等机会。可黄油等不得,次年春节前他一个人跑去了。回来带给梦晨一叠梭妹做的鞋垫,让梦晨暗自不是滋味。

那叠鞋垫她做得并不漂亮,但非常扎实,其中一双很有意思,对扣着用细线串了起来,扳开是密密地用红黄两色丝线绣出的一个连体“囍”字,中间还夹着一封信。梦晨默默地看起来——

“梦哥,今天是今年的大寒,我的心却是暖和的,外面到处是雪,不知怎么特别想你们。我象(向)您说了这些不该说的,您不会生我的气吧。因为黄油经常来,听他说你还是挂念我的,还可能来看我,我很高兴,也很激动,但更痛苦。我以前无耻地追求过你,还对你发过毒誓,却(觉)得我太对不起您了,没想到您会理我,我却是无法表达。从我知道你可能要来看我开始,我每天都却(觉)得心里好受,任务很快就完成了。现在我开始了解您了。我及(记)得一句明(名)言,不能了解的人,就不能欣赏,有时我激动来心就象要跳出来一样。您不会相信的,是吗?

“梦哥,原谅我吧,我绝不会像从前那样了,我只为过去的昨天惋惜,我一直认为我热爱生活,可生活并不热爱我。但想到你可能来看我,一样的关心我,我感到幸福,感到生活还有奔头。我在这里是很好的,只是却(觉)得文化太重要了,我现目(羡慕)你的文化,但我也有勇气来学习,我天天学习到深夜,已经会查字典能用词了。但希望您能看在以前的份上,给来信帮助。我没有其他意思,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绝不会给您代(带)来什么的,放心吧!

“另外对于我和黄油的事情,我希望您能帮助他,尽管他一直爱我,我们两个也有痛苦,但并不是我不爱他,我还有六年,不能让他为了我而痛苦,希望你能理解我,劝劝他把自己照料好,感情的东西勉强不得,同情不得。等我回来后,我也会进(尽)最大努力帮助他的,我是有良心的。就这样了,再见!

                            “梭妹 84年1月21

 

梦晨小心地把鞋垫夹着那封信,藏在床下面抽屉深处。不料这年春节期间他出奇地忙,紧锣密鼓地筹备这一年的严打公判大会,而心脏却一直不争气,时时有撕裂般的感觉袭来。他悄悄地通过一个法医找专家看过,心功能明显减弱,情况不容乐观。梦晨便一一地去过滤自己的愿望,觉得抓紧时间做些大事、完成夙愿刻不容缓。他把几年前就着手创作的一个故事写了一大半,当地刊物用他的笔名以法制专栏文学版连载发表,于是他必须悄悄地写下去。可他忙着案子,思维很乱,也进入创作的瓶颈期,需要突破。这整个过程中他便把梭妹的信搁在一旁,一搁就是一年多。

某天,家里整理东西,梦晨的妻子慧妹发现了床柜抽屉里面那双鞋垫和信件,忍不住好奇心驱使偷偷看了,之后怔怔地想了好久,联想到梦晨夜夜写那些鬼东西,与自己不冷不热的感情如温开水般索然无味,导致他们现在还没有孩子,她就心里发麻生恨。实际上她再愚笨也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虽然夜里背身而睡的时候,她暗暗想过她的未来不能压在他身上,以前悄悄看他仰慕他的奢望已经破灭,她虽然走近了他然而他却远离了她,精神的背离让她暗自垂泪,觉得自己的命好苦,还很有可能成寡妇……想着这些,她对梦晨救过自己不再感恩,对自己跳出小厂的风光不再自信,对梭妹更加痛恨,同时开始给自己留条后路了。她是个现实派。

她要尽可能地让自己活得好一点。她对梦晨一家的感恩已经做到了极致。于是她本想不去追究这件事情,但她却控制不了夜夜伤悲,她的自尊受不了,她毕竟是个女人,走不进梦晨的内心却可以拯救他的灵魂——因为她是他的妻呀!

于是她哭着把信给梦母看了。

 

万没料到,梦母的反应比小慧大多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疯了一样,不断地抓头挠耳……

然而她毕竟是知识分子,随即冷静下来分析,分析一番后确信,这个可怜的孩子还在受着那个女流氓犯的诱惑勾引。

其实梦母长期以来有块心病,久久地压着她同样喘不过气来,乃至半夜起来捶胸顿足。那是一个秘密,更是一个恶梦,一种折磨,一场灾难,甚至会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这在梦母看来,甚至远比儿子的心脏厉害。

于是她果断地采取措施了——

 
  • 1
  • 2
  • 3
  •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