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中篇小说
奇恋之谜之十三“冷门空情”
作者:陈有刚 丨 2018-4-13 10:45:07 丨  阅读(769) 丨 收藏



第十三章 冷门空情

 

隔了两天,小慧就直接来到梦晨家了。

不管梦晨好诧异,她一来就似乎不是客人,而是他家主人了,一进屋就卷起袖子帮他母亲洗被子去了,过程中和他妈有说有笑的,似乎前世就是一家人。

她只是偶尔偷眼过来瞟下梦晨,含了成功的喜悦。

程梦晨的家在法院宿舍大墙内最深处,是一排平房的尾端。屋前有一个小坝子,当中用废旧的砖头垒了个洗衣台,可以把笨重的被子甩在上面,用洗衣棒子去敲得噼噼叭叭的响。

这天梦晨在屋里,从低矮的窗沿看出去,太阳光穿透院坝中间那棵高大的桉树,投出慧妹劳动着的窈窕身影来,让梦晨一时间感觉不太真实,却颇生一副生活实趣图来。

这个时候不是说梦晨变了,而是他的内心有了更坚定的志向。他知道自己可能来日不长,心脏撕裂般的感觉最近忽然明显起来。入夜,尽管他的脑壳乱糟糟地想问题,梭妹的面孔和身体夹杂着青春的气息还总撩他心动,他也莫名感到一种前世有缘、今世少有的情愫;但他知道,心里很清楚,他母亲的话是有道理的。他只能和梭妹玩玩,或闹闹,乃至打情骂俏也行,但绝不能来真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两路人。他高考前给母亲的承诺并非空穴来风,实在是找到了一种人生的坐标。他要划出生命的亮痕,就必须斩断那些枝枝丫丫的东西,不能让牵牛花缠死蓖麻树。

总之他没有生命的长度,却可以膨胀生命的厚度,拓展生命的高度,尽量活得比一般人耀眼些,如划过夜空的流星。

 

洗过衣服,小慧仍不来梦晨身边,大大方方地陪梦母上街买菜去了。可没想到,她俩刚走,梭妹就找上门来了。

鬼晓得她是怎么找上来的!

只见她行色匆匆,上嘴唇咬着下嘴唇,挤出嘴角的两个米窝来,却是灌满了心事,脸上没挂平日那种嬉皮笑脸的表情,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看见梦晨本该先说话,却一反常态不开腔,少有的沉默,身子倚靠在梦晨家的门框上,两眼空泛着看过来。

这天,梦晨决心已定,他在纠结中磨练了心性,也面无表情瞟过一眼,似乎天大的事情都不存在一样,更加的淡定。于是两个人都无语,就像多年的小情侣闹矛盾一样,别扭着赌气。但梭妹最终没稳住,用手肘撞了下门框发问道:

“喂喂!你咋子和她搞上了?梦哥。”

她指着刚才慧妹出去的方向。梦晨还是不哼声,眼里雾一般地隔离了一切。而每每这个表情出来,梭妹就觉得把她推向了十万八千里,或者说垒起了一堵高墙,她的梦哥瞬间形如路人,迷一般地难猜。于是梭妹干脆自顾自地说起来:

“听斗说我还不相信,刚才看见了也半天回不过神来——她是个阴私鬼呀!”

说了几句气话后,梭妹忽然觉得委屈,委屈得想哭,忘记了自己来的真正目的,好像证实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而难以接受一样,乃至于脸上如泼了脏水般地把委屈变成愤怒了:

“你……你,唉!我随便给你找一个都比她强……。梦哥,我给你说,你不和我好没什么,你怕我坏你名声我知道,可你不能为了甩脱我就跟她搞到一起呀!”

梦晨正在倒水,腰杆弯着,趁势背身过去,让梭妹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始终不说一句话,进入无人之境一样;或者说两耳清净,修炼得跟出家人一般了。

偏此刻梭妹是满怀心事的。她似乎承担着他的心累,一肚子的话要说……但忽然间都没话了,大概觉得说什么都没意思了。于是这屋头出现奇特的一幕:两个年轻人继续装聋作哑,互不说话,就像那次学校楼道里碰面斗鸡一样。最终梦晨慢身落坐,梭妹背身抹泪。

 

这个时候的梭妹,不说脱胎换骨,至少是在学习真爱。

她有一种直观的感觉,觉得自己和梦晨才是珠联璧合,至少是前世有缘,亲如兄妹。她不相信男女间无友情。她爱他,许多日子过去了她的爱没有变,不过转换成一种偶像的爱,哪怕她常常孤身一人,也觉得人生为此而温暖。她与他没有接吻,没有拥抱,没有男女性欲的表现,却不知怎么那种感觉如同刻进了骨子里一样,怎样也抹不掉。她本是一个从不流泪的人,近来却常常无端流泪:本以为毫无道理的眼泪,现在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来……流泪中,她人生第一次觉得堵得慌,心里时而波涛汹涌,时而如小虫爬动,搞得她现在也跟做梦一样。

而梦晨进了法院以后换上的这副假面具,嘴巴哑了一样地不理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表情,如刀割一样地伤她的心。这好比一团死棉花,一壶永远烧不开的阴沟水,让她心里愈加难受。她甚至想一死了之,以惩罚他的无动于衷,即使不能拥有他的爱,也要与他的惆怅悔恨相伴终生,让他永远忘不掉她死时的情景,永远感到内疚;当然她也动过傻念头,就是决不放过他,想要的一定要得到,她就天天来缠他,厚着脸皮来求他,死缠烂打是她的强项……然而她更知道,这样做很愚蠢,也可笑,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但有什么办法呢?一厢情愿的爱,本来就是痛彻心扉的。

然而想久了,实际也想通了——

 

今天她来就是恳求他作自己兄长的,恢复到小时候那种两小无猜的兄妹情,即便有仇有气发泄一通就好了。她的爱就像小时候放鞭炮,小心翼翼地点着了,耳朵竖起捂住了,可就是半天不响,搞得她心神不宁。她现在只在心里祈祷:什么时候,她的梦哥彻底响当当地“爆炸”一下就好了。

可没想到,梦晨转脸过来,斜睨着她开了腔,平平静静的一句话,却把她的肺都气炸了——

“你走吧!我家这门柱好好的,不要你在那儿撑着。”

梭妹什么样的粗话怪话都听过,唯独这句酸不溜秋的话,和那阴阳怪气的表情,慢条斯理的动作,彻底刺伤了她的自尊。她本是没有自尊的人,通常是用女性的身体和本能来思考问题的,说话一般不过脑子的,但这并不代表她不解风情。实际她对一些话非常敏感,尤其受不得讽刺。也许,过早经历肉欲的女人,反倒对纯情在意,她根子里是一个懂风情会浪漫的女人,自以为自己的胚子和他并无两样,其后她的“流氓”与其说是淫乱,不如说是风情。当然这是后话。

此刻她感到耻辱。走不进梦哥的心里不说,还在他常常的“一语穿心”中,无法自尊,于是她本能还击了——

 
  • 1
  • 2
  •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