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中篇小说
奇恋之谜之十“笑靥旋梦”
作者:陈有刚 丨 2018-4-5 11:43:46 丨  阅读(890) 丨 收藏

第十章 笑靥旋梦

 

冬去春来。

城里酣睡的屋顶冒着淡淡的潮气,仿佛正气喘吁吁地等待春姑娘来爱抚。然而他们一出p城,漫天遍野便是春的气息了,并持续地洋溢在青沙江边,让人顿感春意盎然。

梭妹把头伸出窗外,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她这天穿一件用粗毛编制的缀了四个纽扣的外套,上衣袋随便地鼓出两个隆隆的乳房并不时抖动,看得出青春的生命在她那件外衣的每一个褶叠下面剧烈跳动,因而显得女人味十足。

火车在青沙江畔一路飞奔。

 

“看!浅水湾,蓖麻林。”

梦晨随梭妹的喊声探头一看,那晨曦中密密的树,大大的叶,细细的茎,绿绿的草,青青的山,一切尽收眼底,便禁不住感叹道:

“哦!弱不禁风的树啊,我们的家乡树,不知埋藏了多少童年往事!”

梭妹坐他对面,把窗子全推了上去,双手并拢来撑在小桌板上,下巴搁在手背,孩子气地张着嘴,眼睛晶莹透亮。春天柔和的光线打在她脸上,弄得她生气勃勃的。她舌尖轻轻地舔了下嘴皮,抬眼对梦晨嫣然一笑,笑靥旋梦,第一次跟梦晨一样梦幻般地叙述开来——

“我记事起,我家大院的外墙上,不断有人来刷石灰字,最多的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从此我们家霉透了……我躲到悬崖边那棵大树上,听你讲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心里才好受点。可我爸说他眼皮直跳不吉利,结果硬是出事了,你摔到水里去了……

“你那时倒走了,我家到真的出事了:

“有天晚上,我爸突然从树下经过,他一直在挨批斗,这天是从牛棚里逃出来的,脸上有伤,身上有血,看我在树上,凶巴巴地吼我,说‘野小子,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当时把我吓傻了,很晚才从门缝里钻回去,拿片树叶子把脸遮住,悄悄地睡在凉板上。

“半夜,迷糊中感到脸被人摸着,惊醒一看正是‘老苍皮’。他看我醒了,一下变了脸,又凶巴巴地把我扯起来,抱到外面的树林里,要我保证说不爬树。我不开腔,他就走了。

“当时黑咕隆咚的,我却反倒一点不怕,反跟他来气,觉得他没给我们一天好日子不说,还把我们弄成了狗崽子,低人一等。于是我把头昂起来,不哭也不闹,不跟他来烟烟,看谁熬得久。结果‘老苍皮’稳不起,很快出来抱我,用大衣裹我,拿一脸的胡茬扎我,我听得他的心跳声,闻得他的汗臭,感觉他还在喘气,一股劲地抽鼻涕。这个印象深极了。

“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也没想到那晚来了雷电,一道闪电硬把那棵悬崖边上的老蓖麻给活劈了……

“第二天我照常早早去火车站捞猪大肠,捞着捞着觉得有了骚动,有人跑着喊‘有人卧轨自杀了’——这种事在文革中老发生,我们那条铁路上,有人想不通这样死过多回了。我当时也不晓得这次是我的‘老苍皮’,还在使劲地捞,直到我妈半疯半癫地跑来,我才知道我那成分不好的‘老苍皮’出事了……

“当时心里还真的一个恨呐!恨‘老苍皮’胆小鬼,抛弃了我们,自己一死百了。但事后横了心想,我才不要像他呐,我要好好地活着。说我野,我就要野给人看;说我疯,我就要疯出个花样来……所以这些年来,我就像这山上的野蓖麻,烂贱地长大了。”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