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文学评论
驰过心原的响蹄——李文学散文诗卷的文质光丽
作者: 蒋 涌 丨 2018-1-16 10:20:17 丨  阅读(278) 丨 收藏
      富顺籍作家李文学,曾任自贡市教育学院柳塘文学社社长,他与同乡同窗聂作平有过约定:先饱读十年书,再谈写文章。对于已在文学江湖兴风作浪的聂作平,似乎并没违背自己的初衷,他以惊艳文笔折服了许多口占之乎也者的博学鸿儒和行踪诡秘的三教九流。而对李文学而言,路途就走得没有那么顺畅,数年前他出过一本散文集,尔后几年间经历了他夫妇双方父母相继离世的无常频袭,最近才又出了一本散文诗集,而且书名很长——《花开花谢不由花 梦里梦外都是梦》,让人语及它难免也“说来话长”。
    李文学不及聂作平独闯天下那么任性与趁意,他供职教坛,是富顺县共和中学的负责人,他对本职工作的确是高度负责,对业余写作照样是从不马虎。他的新作《花开花谢不由花 梦里梦外都是梦》收入散文诗56首,目录以晚唐诗人李商隐的《锦瑟》的诗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来排序,满纸书卷气扑面而来,具有另类笔墨的个性,让人想读,想在其间寻味。
    最近,有人提出一个社会命题——即“苦难平衡法”,具体说来:大凡一个人,一生要经历的苦难有守恒量,等到生命结束时一结算,谁都差不多。但是,像李文学那样几年间,接连要趟过几匹躲不开的“惶恐滩”,却是一种非常态。这样,他受制于时乖运蹇,一副笔墨便绝不寻常。很容易理解,他的书写是一种苦痛转移术,或者称之为“灾祸超度”,以及自我的“精神救赎”,总之,它是作者的一次精神突围行动。如此,他把对现实的“忍”,化作了笔端下的“放”,放得浪花飞溅,放得骇浪排空,这也是一种很符合情理的“亢奋状态”。当然,它又像冲出圏棚的烈马,在心原狂掷哒哒的响蹄,朝着莫名其妙的天际疾奔,要去寻觅一方安顿生命的净土。
    旁观时下文坛,大量的书写者既激情衰竭又毫无炼句耐心,大批“诗人”失去了精炼精雅的书写仪态,令人遗憾的变为“散人”。李文学难能可贵地为自己分行体书写形式添加了一个“散”字的定位词(当然,也是一个谦词),淡定地与时髦“诗人”保持了相应距离。同时,他的文本不是逢迎取悦的帮闲文字,待贾而沽的商品文字,玩世不恭的游戏文字,它是向宿命和俗世发出质疑、质问和追溯的本真书写,是对生命本体和生存之道的一串叩问。李文学的散文诗,多为灯下走笔,他检索古籍、阅读古篇、探访古迹、感知古意,从而对今生、今世、今人、今事进行由远及近、由表及里的观照和思考,并渐次转化为笔底滥觞之源。在《不曾离去 何问归期》一篇中,他如此咏叹:“昔日的的小溪柴门,灶前添火做饭的母亲,以及田间晚归的父亲,都装进记忆。很多的日子就像一块旧铁,慢慢地生锈。唯独那些看似平淡的时光,却越擦越亮。”作为人子,在父母弃世之后,无尽的思念“剪不断,理还乱”,并且“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一段至简至朴的文句饱含着至性至情的意绪。
    本真的书写,从来是人生的折射和人学的延伸。读一读《隔着时光 与思念对坐》:“愿时光不老,花香不散,你我常安,花若滴落,便是清秋!我用文字抵挡孤寒,思绪翩然,细数点点寂寞,丈量孤独的距离”。这里,作者不是写异,而是写常,没有大词,没有哗众取宠的激昂,娓娓道来的说出失落的感觉——寂寞,以及失伴的感觉——孤独,那是一份处于留与非留、待与非待之间的无尽苍凉。与此同时,他在《懂得  生命中最美的守候》中慨叹“山懂水的缠绵,云懂风的潇洒,风懂得花的妖娆,而你却懂得我的忧伤”,这和《诗经》里的名篇《王风·黍离》所点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一样,就作者看来,所谓知己便是知悲欢、知冷暖、知甘苦、知安危,能够相携相伴共克时艰。
    读过孔尚任的《桃花扇》后,李文学写下《人生几度秋凉》,笔墨间有挥拂不去的苍凉:“当暮鼓晨钟破空而来,天地霎时雪亮,春光一片冰凉,解脱只是一种勇气,一种放下的勇气。人生无常,那无处不在的彷徨与孤凉,终究会凝结成一句偈语:‘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里,使人联想到歌手朴树唱至李叔同《送别》的“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的袂别句时,不仅失声痛哭。再回味一番《桃花扇》的剧中情节,带着亡国之痛的出家人,到底强似改换门庭乞讨富贵的名利客!
    《离歌唱晚》亦是一篇不俗文字,李文学写道“做一个盗取时光的都市响马,在城市里流窜;细数成残垣断壁中的城市猎人,像狐狸一样躲藏孤独,以为可以与往昔不见,被流水宽原”,若闻字里行间弦外有音。在此,作者试图摆脱悲伤泥淖的挣扎与追求,可见一斑。毕竟是心凉血未凉,作者“莫等闲、白了少年头”豪迈时不时在心灵深处萌动,他渴望完成一次精神重围的突破,为将来的漫长岁月,为自己所钟爱的文学,冲出厄运设置的藩篱已是不可避免的必然选择。
     严格地说来,李文学的文道是正确的,文心是精诚的,文笔是脱俗的,文质是有前景的。诚然,他的笔墨生涯正处于进行式或未完成式,他的散文诗目前尚存在诸多不足,比如:意绪大于意象,过于朦胧而不清晰,过于狭隘而不壮阔,等等。但是,他毕竟没被接踵而至的伤心事所击倒,并且傲然挺直了一副不向命运屈服的脊梁,稍过时日,他定然会卸下沉重的精神负担,把浓愁转化为浅愁,把悲叹转调为咏叹,以振翅高飞的文字去突破重重叠叠的云罩雾锁,其朗朗上口的诗意吟哦必将如百灵啭啼,令人耳目一爽。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