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会员辞典
蔡新明  自贡市网络作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小小说《痒》诗作《流星》
2016-9-10 16:07:06 丨  阅读(480) 丨 收藏
    蔡新明,笔名鑫铭、星明、寄余生等。1992年,处女作小小说《痒》发表于月刊《喜剧世界》后,偶有诗歌、散文、散文诗、小小说等见诸各级报刊杂志。1997年,诗作《流星》入选《当代新人新诗选》。2005年进入自贡电台,采访撰写的通讯屡获省政府优秀新闻奖,并两次推评中国新闻奖。改编播出的多部盐文化长篇小说深受好评,网络点击播放已达50万次以上。

会员作品:
桐油灯下忆阿婆
    在市区住着,很少有停电的时候,今夜却停了,有些措手不及。好在书房有为阿婆守灵时拿回的桐油灯。去厨房倒了些菜籽油,捻了卫生纸当灯芯,于是,这古老的桐油灯在黑暗里为我点起了一线光明。灯光在雪白的墙壁上勾勒出我的剪影,头发蓬乱。先人去世,有三十五天不能理发的旧俗。我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但是为了纪念,我也随了这个俗。
    点桐油灯那时,因为父母有各自的工作,断奶之后我就被扔回了农村,由阿婆带着,一直到上幼儿园之前。在我的记忆里,阿婆总是很忙的。白天或长或短,总有些时间看不见人,而回来时,围腰里总兜着菜,然后忙上忙下。
    记得阿婆要养蚕的,堂屋里摆上架子,一层层的簸盖,数不清的蚕儿沙沙地吃着桑叶。夜里,阿婆会举着灯去给蚕儿们添加桑叶,灯光照过去,蚕儿们就全都昂起头,支起上半身来回晃动着,像是知道好吃的又来了。
我们的晚饭一律很晚。桐油灯的光和灶堂里的火光应和,一起跳动着。我守在锅边,等着我最爱吃的油炒饭。油炒饭,就是用猪油和酱油炒白米饭。阿婆总是笑咪咪地看着我吃完,然后就着点咸菜,去喝早已熬好的包谷羹。
    缺油少盐的日子,当然谈不上零食了,但我有我的办法。我总是到处串门,一到别人家就钻厨房,从泡菜坛子里捞咸菜吃。被发现了,一律是一顿叱骂。偶尔也有骂上家门告状的,那我就少不了被阿婆的家法伺候了。家法就是“响竿儿”——一根竹棍,一头劈成若干细条。这些细条抽在屁股上,不伤筋骨,但是痛。现在想来,恐怕我一把就捞了人家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的下饭菜,一顿打算是轻了,人家告上门来,阿婆总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吧。
    除了偷吃咸菜,我最让阿婆操心的就是去河边。她没有读过书,不会讲什么道理,于是用了很多鬼怪的故事来吓唬我。爱玩水可能是孩子的天性吧?因为年纪小,游泳、捉螃蟹是不敢的,打个水漂、扯把水草也是个乐趣。可一旦被阿婆知道可不得了,追过来,“响竿儿”抖得哗哗响,不过却从没落下来。
    离开以后,每年总和父母一起回老家看看,听阿婆阿公念叨念叨。哪怕有我不赞同的,但也听着,我懂得这里面的关心。最后一次和阿婆交流是在去年。她问在哪里上班,我说电台。她想想说,嗯,你那个工作好,又不挑又不抬,多松活,好生点干,不要把工作整落了。我说是。其时,阿公已离世两年了,阿婆也开始有些恍惚。
    二十多天前那个下午,阿婆去世了。我守在老人家灵前,接续香火。有时一阵悲戚,有时又觉得释然。老人家半年前不慎摔了一跤,从此卧床,吃喝需要人喂,拉撒需要人清理,这一走对她来说应该是种解脱吧。
    在整理阿婆的遗物时,幺叔找出了这个桐油灯,我就要了过来当个纪念。这桐油灯曾经照着阿婆添桑叶、做针线、生火做饭,没想到在这个停电的夜晚又为我燃起一丝光明。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阿婆的五七,为老人家烧了纸钱,我还是去剪下头发吧。离去的已经离去,活着的就得好好活着,这是对先人最好的告慰。
                                                                                                                                        鑫铭/文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