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散文
盐場脊梁:《燒盐匠》
作者:曾能恕 丨 2018-8-4 9:03:10 丨  阅读(368) 丨 收藏

         

                     盐場脊梁:《燒盐匠》

 

                曾能恕

 

“燒盐匠”是自贡盐場燒盐工人荣耀和调侃的自称,也是传统社会习俗对燒盐工带有岐视性的称谓,它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人们对“匠”字含义的曲解。“燒盐匠”這个称呼的产生,源于其本身特定的技艺与地位,实质上代表了燒盐工对“工匠精神”的朴素理解和尊崇,成为带有鲜明职业色彩的俗称。它对于七O后出生的人来说比较陌生,燒盐工曾是盐場典型而最具代表性的工种。自貢盐源于地下井矿,从打井采输滷到熬成盐的整个生产过程中,“燒盐匠”是终端产品盐的直接生产者,是产生经济效益的核心环节,故制盐車间在盐場通常被视为“飯甑子”,受到全力支持和重点保护。千百年来,“燒盐匠”見证了盐都盐业历史的兴衰,成为盐业文明的集中体現者,是盐場生产的中坚和脊梁。

 自古到近代,由于“燒盐匠”所处的恶劣环境与繁重劳动,在传统制盐生产中久負盛名,老一輩盐都人家喻户晓。燒盐工長年经受高温和重体力劳动,工作强度与同時期的森工,井下矿山同类齐名。在八十年代之前,自贡盐場曾拥有上万名职业燒盐工人,他们用辛勤的汗水和丰富的经验技术,每年燒出成千上万吨优质原盐,不仅滿足了川内的需要,还远销大西南,承载起千年盐都的盛誉而闻名全国。燒盐工是盐业生产的骨干和支柱,为盐場和国家做出了巨大貢献。盐是盐都的标志和名片,燒盐工不愧为自贡产业工人的优秀代表和典范。

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进步,现代化的真空制盐生产技术,逐步取代了古老传统的制盐方法,手工制盐走完了它苍桑辉煌的历程。“燒盐匠”這个职业和群体称谓,也随着時代发展进步,企业生产方式的改变,逐渐在人们记忆中淡化消逝。各大盐場的最后一代“燒盐匠”早已改行并陆续退休,如今已岁至暮年。但对于曾经当“燒盐匠”的人生经历,仍然铭记着深切而难忘的情结和感怀。

历史就是時代给人留下的记忆,在当年文革的中后期,不少刚刚脱离蹉跎岁月磨励的男女知青,被招工或顶替进盐場,就从父母手中接过盐铲,继承了“燒盐匠”這个传统职业。那个時期自贡各大盐場,虽陆续开始建起真空制盐,但因规模小,工艺设备落后,缺乏生产经验,产质量都很低,处于艰难的摸索和过渡阶段。故手工制盐仍为主要的生产方式和产量重点,那个時期燒盐工因地位突出,不少人把“燒盐匠”尊号自诩为“岗位职称”,彰显着一种乐观与自信,充满了自豪。我们都知道,日常生活离不开盐,但盐是怎样生产出来的,真正了解其过程的人并不多,這里顺便加以简介。从传统制盐操作经过。燒盐不仅要靠強大的体力支撑,也需要掌握熟练的技术和经验,否则会因产量低和盐质未达标,受责或退盐。近代工艺改进,手工燒盐分圆锅,小方锅和平锅,其中体力最繁重是平锅。平锅为众锅之首,燒平锅最具挑战性,它是“燒盐匠”群体的典型代表,使不少人心存胆怯,望而却步,非体力和意志坚強者不能胜任。所以燒平锅绝大多数为年轻人,老工人因年零和体力差别,多为燒体积小的圆锅和小方锅。在那些年代,車钳铆焊电五大工种,名额少又属技术工种,基本上是有人情关係或能利用权力“开后门”的人,才能分配到的“国际工种”,而燒盐,斗車和平抬工之类,则是无需“开后门”的自选岗位。燒盐工历来被人看不起,鄙视重体力劳动,是社会残留下的顽固旧意识,在人们心目中,燒盐是下苦力“无技术”沒前途的工种,它是人处于低端社会地位的标志,所以燒盐工传统上自称为“燒盐匠”,也是長期承受社会岐和压力的自嘲与无奈。燒盐工被国家劳动部门定为特繁工种,粮食定量48/月,无学徒期,按熟练工待遇,工资26/月,半年即可转正定级,但定级工资标准却与其它工种没有什么区别。燒盐平锅長15米,寬4米,深6O厘米,面积60平方米,用钢板焊接而成,如同一个大水池,让人望而生畏,后面相连一个30平方米的副锅(预热滷水用)。燒盐用高压天燃气,灶下发出轰轰声响,蒸汽弥漫,盐水翻滾,場面撼人。那時实行的每周六天工作日和八小時工作制,一囗平锅定員两人,并按”三班倒”生产,每班产盐3.53,8吨,全部用人工体力完成上班全身汗如雨淋,下班便是精疲力尽。班中若体力不支或突发疾病,中途退班就医,燒盐工称为“丢干柴”,這种手工燒盐操作必需净化滷水,加豆浆用桶挑,待滷水沸腾后,用長把竹编“灶笠子”,反复捞除飘浮的盐泡杂质,做到“提清化净”。在滷水沸腾蒸发的浓缩过程中,还必须密切观察沸滷的盐粒“落渣”结晶狀况,掌控好時间火候,及時采取措施,使燒出的盐粒大洁白,量高质优,整个生产过程全在繁重的体力下进行(只有少数厂安装了捞盐机)。当观察到锅中结晶盐达到固液比例時,即开始始压火捞盐,燒盐工冒着高温蒸汽,用十多斤重的長铁耙,一耙接一耙的将滚烫的带水盐,从锅首拉拖到锅尾成堆,再用铁铲奋力将盐快速铲抛上晾盐棚堆积,完成捞铲盐這一过程,是燒盐工劳动強度的高峰,是耗费体力最多最重的环节。待捞盐完毕后,再抬热盐水管淋盐净色,待下一班来,再将沥干的盐翻铲到副锅平台上,以便斗車装运。因盐沥水需要時间,下班翻铲上班的盐,即接班翻盐,這种接力交換方式,只能调整時间间隙,减轻不了任何劳动強度。燒盐工的双手,先起血泡后長茧是常态,衣裤鞋洗涤晾干后,仍然会泛出一层盐霜,長年四季现象其它工种极为罕見,故燒盐工之辛苦劳累可豹窥一斑。夏日是对燒盐工最严峻的考验,整个灶房如同蒸笼火燎,酷热难当,热浪和盐水蒸汽卷面扑脸,唯有的降温排气扇反带来不适,急速的热风更让人浑身愈热发燙,任何降温措施,在燒盐工所处的特殊环境里,都难以发挥作用。在高温下的灶房里,容易造成人意识疲困。盐锅边口离地面不到二十厘米,火膛燃燒使两侧走板凹凸变形,行道高低不一样,有的地方与锅边口齐平,形成隐患,若体差突发昏厥或不小心跌进沸腾的盐锅里,后果不堪设想。盐場例证史载,凡遭遇此举不幸者,其狀惨不忍睹,难有活命之机,生还者几无。所以安全生产更成为燒盐工的重中之重,但从社会現实中看,人们对燒盐工劳累辛苦,精神高尚,对国家贡献大的這种评价共识,往往与燒盐工的实际社会地位相距甚远,充滿矛盾。在那些年代,特别是谈婚论嫁時,工种成为一大障碍,对方听说是“燒盐匠”,马上就会谈虎色变,退避三舍。相对女性燒盐工压力似乎小点,但对于男性却是极大的灾难。長期以来,不少男性燒盐工熬成了大龄“青年”,仍单身难找到女友,成为一个時期尴尬的社会現象。因而,有关“燒盐匠”历史的闲闻轶事,也在盐場和社会上甚为流传,据老盐工讲,在解放前,进盐場干活叫“蹲場合”,燒盐的地方称“灶上”或“圈子”。燒盐工因長期在高温下干活,挥汗如雨,常衣裤湿透,干活体热而不舒服,本身就是缺衣少吃的穷工人,哪有多少轮換的衣裤。故干脆上身赤膊,下半身赤裸,只用一块围帕栓在腰上遮羞,内里也不穿裤衩,觉得這样即凉快,干活也方便,其实是一种辛酸无奈的选择,所以場合上不准女人进灶房,自然成了盐場特有而不成文的“规矩”。在旧社会,能在盐場找到工作的妇女,本就微乎其微,更谈不上有自由恋爱的机会,绝大多数青年燒盐工的婚姻大事,仍靠父母包办和亲友介绍,灶房成了与女性隔绝的“禁地”。抚今追昔,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時代要根本改变“燒盐匠”的劳动条件,提高其社会地位,无论在何种制度下,都任重而道远。那个時代的“燒盐匠”,虽为社会底层体力劳动者,属于被压迫受剝削阶级,但在以盐为传统支柱产业的自贡,因其所处的盐业生产重要位置,在政治上却有着不同的社会地位和影响。解放前,燒盐工人可以加入“袍哥”组织,虽然轮不到做“五大爷”之尊位,但当个什么“么叔”之类的普通成员却没有问题,其工作飯碗也可以得到保障,而“戏子”和“理发师”等职业者,却沒有资格参加“袍哥”而被拒之门外。另据自贡史料记载,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国民党抓了燒盐工人作壮丁,引发了盐場工人的憤怒,发生了盐工攻打“五云村壮丁所”事件。为解救被抓的燒盐工兄弟,上千名盐場工人包围五云村,进行了激烈抗争,迫使国民党当局作出了不摊派燒盐工当壮丁的保证,以至后来再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件。

从历史到现代,有关“燒盐匠”的传奇故事和生产趣闻,在盐場和民间世代流传,成为民俗盐文化的一部分。燒盐工人作为传统盐业生产过程中,产品的直接生产者,其古老精湛的制盐技术,连同行业神奇的凿井采滷工艺,已载入盐都悠久璀灿的盐业历史,成为蜚声中外的非物盾文化遗产。“燒盐匠”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敬业精神,应得到社会和人们的衷彰和尊重,使其优良传统成为制盐产业的宝贵财富,让它的无私奉献精神和民族浩气,在盐都的发展历史中永放光彩。 

                                                                                                                     2018年7月30日


电话:18008134381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