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散文
伸手触蓝天的人
作者:岩人 丨 2018-7-30 17:38:36 丨  阅读(152) 丨 收藏
【纪实文学】               

伸手触蓝天的人

                 ——记一盐场老辊工

                      . 岩人 .

  夕阳映照着古老盐场,留下的尽是美丽!

  近日一个午后,我登上我市谢家松林电视塔一则,来到自贡一古老盐场“大德井”地盘,走进一位已是7旬的盐场老辊工的家。这是因为与他的前期相约,按他的说法是:“我一个‘大老粗’没见过世面,不懂啥叫采访,随便吹还要得”的前提条件下的专程。其实我与他还是很熟悉的,是我岳母家的邻居【当地人都尊称他“颜二哥”】我俩只是很少谋面而已。但我知道他是现在自贡盐场所剩无几的,也是盐场现已不复存在的特殊工种“辊工”【应加上‘老’,盐场俗称“辊子匠”】之一。

   进得屋来他妻子热情地给我泡上“盖碗”。和他一坐定简要寒暄后我就笑着开场了。“你是一个伸手可触蓝天摘白云的人!”我伸出大拇指带着诗味造作地这样称赞他。他乐呵呵地笑我道:“你硬是文绉绉的哟!”。“我知道你今天就是冲着我爬天车的事来的,是不是,不怕你问,我爬了37年的天车......来,我们今天就随便吹哈。”带着一种自豪感和一对老熟人的口气对我说,也由此就开始了我两的“随便吹”。

    对他虽说得上是老熟人,但这次我不禁特怀着一颗敬重的心态再次打量他。——颜克明,身高1.7米还冒点头的已是满头白发,一副憨厚略显黝黑而一说一脸笑的汉子。他小学读完后在18岁时就进入盐场当上了一名辊工,一干就是近半个世纪。——辊工,自贡古老盐场上一个同样古老的特殊工种的从业者。每天他们就在几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条件下,腰挂斧头、竹篾、绳索、木楔、锯弓、挂钩,头戴藤冒等装备,在高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天车上爬上遛下,负责天车的检修,维护,包括拆、装加高等的,不管严寒酷暑,一年四季不间歇的,极系危险系数的高空作业。

   “你怕不怕?”我带着专属性地问得很直接了当。谁知他回答得出乎我的意料:“我倒不怕,搞惯了,我妈才怕!天天只有等到我回家吃饭了才有笑容。”我一下语塞了!这时他老婆【当地都尊称她为“赵三姐”】插话道:“你颜大娘【当地都这样尊称他母亲】天天都要出门望天车上的他好几次!”——啊,我再次被因母爱打动而更无语了!

须臾“你们爬上去应有安全绳来保险吧?”我继续问道。“当年没有像现在的安全绳,后来才要求使用,但爬天车和操作都不能戴手套呢,就是徒手,只有到了工作面才用上腰绳来固定身体操作”他如是说。“咋个爬呢?”我似乎有点明知故问。“手抓住天车上的围絝【ku】或‘爬绳【一种固定在天车上供辊工上下专用打结的绳】’一节一节爬噻!”他笑呵呵对我说。【我知道古老的盐场天车是由数条整根整形的杉树由竹篾或钢丝拧成绳进行捆扎,在上下结合处将杉木交错在一起一节一节地,在捆扎处还要打塞上木楔向上延伸而成的】“为啥不能戴手套?”我反问。“戴起手套要打滑的反到不安全,还叫违章呢!”他肯定地说。“徒手?!”我明知而反问。“是啊!如果爬累了,用挂钩往絝絝上一挂歇会。”他认真地说。我有点诧异而不禁端视起他的那双手来。一看就给人那种饱经沧桑还留着当年因老茧而粗糙、结实而有力的质感。突然我发现他左手的无名指明显短缺一大节,我又诧异地问道:“你这手?......”他笑咪咪地说道:“这是当年在维修天车顶部一处“风蔑【固定天车位置拉绳】”的一个工作面上被一违规操作的队友,造成风蔑反弹不小心被‘吃’了一节。......”他回答得那样地坦然,可我心绪却一下升腾起那“十指连心”的莫名痛楚——真为他们如此的高危作业提心吊胆起来。“你爬过最高的天车有多高?”我接着问。“就是大德井天车,有35丈高”他如是说。我知道那是当年自贡最高的天车有100多米。“那你得爬多少时间才能上顶啊?”我在敬畏中略带疑问。“20来分钟就上顶了。”他说得是那样的轻松自然,可我却吃惊不小“真的?”反问道。“那还有假,我们当时有一个辊工叫徐德武最快速度是只用了18分钟就完成了上下!我还算慢的。”他笑呵呵呵说道。“你们简直是神猴子!”我大笑而冲口地赞叹道。他也笑起来说“管你咋个说反正就是那样的。”——我从内心叹服于他们这群人的功夫和胆识。我禁不住问他:“你们这一行道曾出过重大事故没有?”“出过!”他肯定的语气中不无痛惜地给我讲到曾在邓关35井摔死和大安盐场因公摔亡的好几位辊工队友来。我静静地凝听......我转身问他妻子:“三姐,你嫁给他担不担心?”——似乎有点多余地问。只见她认真地回答道:“咋不担心呢,担心又咋子嘛,一家人要吃饭哒!有啥办法。”——多麽质朴的大实话。“是啊!”他接着话说“当年她娘孃【奶奶】还极力反对我们恋爱,说我是血盆里抓饭吃的人,但你三姐还是愿意哒!”回答得笑眯眯的。我不禁由衷地对这一姻缘和爱情产生敬重感。

我们继续着“吹”。我不时激动地记录下他经历中对古老盐场建竖新天车数例:邓关35井和流水沟的寨子井、贡井新龙场新2井和新3井、自流井盐场的9井以及自流井盐场9井天车的加高......他这时也不无自豪地向我数落着,并认真地向我介绍新竖天车、加高天车和维修天车工程中的技术性知识要领,甚至不时离坐为我演示释疑。他所说的那些算得上特有工种——辊工技术活时又带有不少方言的讲解术语,而着实地让我倍感生僻,也让我这个似乎也自认为略知盐业历史一二的所谓“家乡文化人”在他面前露出了真是有违“子民”称谓的无知而感慨、惭愧!

在无拘无束地交谈中,他不无深情地回忆起他的师傅,一个对他极其严格而爱徒如子,一生就只带了他这样一个徒弟的老辊工“赵子恒”来。我不禁问道:“为啥只带了你一个呢?”他自豪地说“我灵动,其他的‘笨’‘怕’没有带,师傅也不愿带。”“哦!”——辊工,确具特殊性的工种!我此时用敬佩的眼神凝视着他......“你带过徒弟吗?”逻辑思维的惯势让我对他继续提问。这时他不无感慨且遗憾地给我讲述: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上级给他分配来一个市盐技校毕业的年轻小伙学辊工,而此徒实在是因“怕”而不成器最终退却的唯一记忆。这时我分明地感受到他诉说时的无奈神情。“其他的辊工带个徒弟吗?”我刨根地追问。“没有!”带着肯定的语气。此时我想,即便当时有,这大概也是我市盐业史上最后一次代“期望值”的辊工分配吧,但结果终究是遗憾!

——盐场现已消失的工种:辊工!

“来,颜二哥我给你照张相好不好?”我提出要求,他欣然同意。选好位置后我突然发现他身体裸露处【我上前挽上他的衣袖、裤腿发现他的整个手臂以及脖子等处】有明显的皮肤病疮痕。“你这是......”我诧异地发问。他苦笑着说:“多年啦,医不好了!”“与你职业有关吗?”我追问道。“说不清楚”他无奈地回答。接着他给我讲述了,他们当年几乎每天都要遭受到“冒筒水【卤水筒从井下提升的过程中因晃动、碰撞而溢出的卤水,即盐水】”打湿全身的遭遇,长年累月就谁也说不清不留下职业病......——我无语、我含情地为他摁下了快门......

回到屋中,他“三姐”为我俩摆上了酒菜,贤惠地说:“来,你俩弟兄好久不见了,喝几杯吧!”——“弟兄”!这倍感亲切称谓,我无言以对地与主入座。小酌中我们又继续“吹”,得知在如今几无天车“迎驾”和年老退休的前些年,他还为我市拆除污染严重的“高烟囱”尽过“登高”之力呢!为此我由衷地为他敬酒。并向他承诺:“我一定送你一副我的书法作品,就书‘天车’二字,并加上附言‘书赠一代辊工:颜克明’作为这次采访和款待的纪念怎样?”他笑呵呵地说:“我没文化,不像你们这些文绉绉的......随便你!”“哈哈......”——赢得一桌开怀......

在落日的余晖中我到家里。心绪难平。我情不自禁地操起我挚爱的小提琴演奏起《天路》来。在优美的弦律中让我更深信和体会到,当眼睛不能看到的,文字可以找到;当文字不能表达的情感,音乐能做到。我想我此时的情感宣泄不仅需要命笔,还需要借助这温情、深重不乏高亢的旋律来交响,方能达到与这位手触蓝天的他,深情地变通并与之和古盐业的进程中特定存在的“辊工”历史走向融合......

 

                             于:2017年仲夏夜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