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散文
童年往事(写于儿童节前)
作者:陈有刚 丨 2018-6-4 10:39:14 丨  阅读(266) 丨 收藏


 

“往事如空”,过去那些陈年旧事本不想触及,只想让它随风而去。可这第69个儿童节来临前,看到现在所有的儿童都欢喜雀跃的幸福,便想到自己的童年,悄然来到我的老家东兴寺,站在水涯居桥上,童年往事竟一幕幕呈现出来。

 

我出生于釜溪河畔,那年大炼钢铁,取名“有钢”,希望身板骨结实。实际却先天不足,出生三个月就差点死了,父亲含泪给我准备了埋尸板,可母亲不甘,干脆抱我出了医院。回家路上先去簸米湾山上,把我拜给了危崖上的一棵黄桷树,以求获得顽强之生命力,然后到洋灰桥诊所找白寿彝医生抓中药吃,结果出现奇迹:几帖药下去活气回升,数月喝药,又找中草药洗身,终于拣回了这条命,还得了一个“药罐罐”的外号,另加一块永久性疤记,即住院期间,一个护士倒杯滚烫的开水放我枕边离去,没想到数日不动的我,那天竟然翻了个身,脸刚好贴着水杯,却连哭的声音也没有,等母亲拿走水杯后,我的右脸颊上便留下了一块鲜红的烫印,至今伴我60年了。

 

听母亲讲这些事后,我就把自己姓名中钢铁的“钢”改为刚强的“刚”了。60年代初吃不上粮食,我的两个弟妹却先后落地,全家八口人都要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糊口,连我们上学的钱都要靠母亲年年卖血来交。那个时候我表面懦弱,内心却发誓要改变这一切。这种内在的刚强不屈,支撑我走过了那一段动荡的年月。

 

我是在东兴寺小学读的书。那时学校一片青瓦老房,教室旁边有棵百年老树,树根处有口古井,背墙有道深门。我上课读的是《老三篇》,放学后爱从那道后门溜出去沿铁路回家。后来变了,有人从铁桥上摔下去淹死了,据说是去挂文革巨幅标语,还有人卧轨自杀,我们班上的康老师竟被学生批斗,我母亲帮人带孩子那家的吴叔叔成了“小爬虫”,学校旁的电厂一夜间成为武斗展览馆,挂着血淋淋的衣裳……我们上课三鞠躬,下课跳忠字舞,放学背语录,上街呼口号,还去看万人迎芒果……

于是我不再走铁路了,恐怖。家里却实在困难,放学后便去荒山树丛里面砍柴“掇树叶”,很孤独!有时一个人静静地在树林里听着“哗哗哗”的风声,抬头看天空总是灰不溜秋的样子,对自己的生活感到茫然无助。我还时常站在铁桥上面看河里漩涡翻滚,觉得那是在给自己的未来打问号,心也随着下沉。别人放学在玩,邻居家孩子拖出的“花姑娘”(一种电动玩具)一闪一眨的晃眼,周围人家饭桌上传来阵阵肉香,而我背着柴禾走在黄昏回家的路上,心里满是辛酸。

 

但还是具有我们那个年代的不少童趣,记忆中的王家大院便是我的“儿童乐园”。王家有四女一男,其幺儿是我的同学,便爱到他家玩。那是一座迷宫般的老房杂院,高高的屋樑上满是蜘蛛网,正顶瓦片堆成的“猫洞”斜斜地透进光线来,照着正屋的一口大棺材。却并不可怕。不仅因为预备享用它的主人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还因为从右面一个窄巷子下去,看见的是不少的旮旮角角——那真是“藏猫”的好地方呀!可以说随便找个地方藏进去就够你找半天。还有房前的大坝可“斗鸡”,房后的芭蕉林可“打仗”,旁边的松树林可办“锅锅卷”,远处的小山头可紧张激烈地“夺国”,正门坡上的小池内常常围坐起来听大人们“讲那过去的事情”……除了这些,我还时常面带羞涩,敞开胃口享用王家大院内果树及家禽的丰收成果。

当年从洋灰桥(现在的解放桥)过去,盘旋而上的青石板路和半坡中高低错落的吊脚楼,时称“兴隆坳”里面,我姑妈家就坐落在石梯后第一家老屋里。姑妈共养了11个孩子,其八哥爱带我去后面的龙峰山打酸果子,挖“鸡腿腿”,看“取棺材”……特别记得他象猴子般地爬上树,以猛力折断树枝,用大石头砸成一节节地放进我背兜里,前后就那么几分钟。于是我那时候特别崇拜他,在学校被人欺负时喊他来为我“报仇”。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在积蓄力量,向往长大,很想拥有超人的力量。

 

当年的簸米湾石洞子,阴暗潮湿,弯弯曲曲,高低不平,充满恐惧。有一天我姐姐神秘失踪(其实是跟一个同学跑了),邻居们摸进洞里,在一个个黑旮旮地方用棍子不断捣弄,说经常有人死在那儿,我夜里便做梦:经常是走进洞子看不见光,出不了气,如憋在王家大院那口棺材里……然而我第二次“大难不死”就发生在洞子上面的松毛山顶上。那年我9岁,同院的穷孩子邀我打柴,来到这里,我发现崖边有根枯枝,便踩着小路过去了,没想到那是一条松软的小路,忽然垮了,便一下跌落下去,一瞬间,仿佛世界不复存在,实际上没有一点痛苦,就像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引,身体如影子般地漂浮起来,空中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最终如幂幂之中有人呼唤,把我从天边拉回来,我睁开眼,发现两个黑点在动:那是母亲的双眸,她轻叹一声“总算醒过来了”——原来我昏死了3天!事后得知,我头离一块大石头仅一掌距离,我是被两个好心人抱起来送医院的,等我母亲赶来时他们已经悄然离去,而那时正值文革中……

 

50年弹指一挥间。半个世纪后,我站在桥头环顾四周,那个诊所不复存在,簸米湾隧道变得笔直,兴隆坳被一栋栋高楼替代,山上的老房杂院没了影子,东兴寺小学也走到了历史尽头,釜溪河岸是一片新打造的市民休闲观光带。我还忽然发现,原来山并没有儿时那么大,水更没有以前那么急,显然是童年看它们的眼光被放大了。于是终明白,近在咫尺的老家不愿回来,怕触及旧日的伤痛,回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实际不存在。此时此刻,我的欣慰大于伤痛,正如那棵象征我生命力的黄桷树如今根深叶茂,那差点把我摔死的崖壁上被“盐都自流井”几个巨字意外地刻写进石壁里,仿佛是纪念我多事的童年……

于是我眼眶里涌上了泪水,心里在感叹:哦!山河依旧,境遇全改,原来历史的长河带不走一切,那些足以影响我一生的人和事既然真实发生过,如烟如梦却一点不空——因为它告诉我,即使人世再艰难,历史总会翻过这一页,并留下永不泯灭的人性光辉。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体育赛事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