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威廉希尔网 - 文学评论
寻找诗意的“生门”——简论龚学敏诗集《长征》
作者:蒋 涌 丨 2018-5-1 17:30:37 丨  阅读(171) 丨 收藏
     时间,最能检验诗品的真伪。龚学敏的主题诗集《长征》,经历了滔滔岁月冲淘,如今愈发凸显其文本价值。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和它领导的军队的成长壮大历程中的一座里程碑,是出现在历史拐点的震惊中外的一个传奇故事。龚学敏在书写这一部史诗时,做过精神、物质和时间上的充分准备,他毫不掩饰血脉贲张的英雄情结与揭示真谛的内心渴望,并设定下一个矢志不渝的既定目标,要用脚步去丈量英雄走过的路程,要用眼睛去搜索历史的真相,要用笔舌把一个传奇故事转换成琅琅上口的传世诗章,要给这个世界展示了一次安贫乐道又无怨无悔的精神跋涉,奉献了一部闪烁信念光芒的磅礴诗作。
   对于长征,中国共产党、中国军队和崭新的东方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曾以一首气壮山河的七律诗《长征》予以精辟的概括,他还在1935年12月27日陕北瓦窑堡会议所作的报告《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做过回顾式的总结:
    讲到长征,请问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说,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的。长征又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等辈则是完全无用的。长征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长征又是宣传队。它向十一个省内大约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不因此一举,那么广大的民众怎会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还有红军这样一篇大道理呢?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中国共产党,它的领导机关,它的干部,它的党员,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的。谁怀疑我们领导革命战争的能力,谁就会陷进机会主义的泥坑里去。长征一完结,新局面就开始。
    从毛泽东这段报告中,我们找得出龚学敏在半个世纪后激情澎湃重上长征路并决意为之书写一部史诗《长征》的动因,他要用自己的诗行告诉世界,那舍生取义的凌云志节,那转危为安的伟大智慧,那绝路逢生的无穷力量,怎样匪夷所思地摆脱虎狼围袭的厄境,掀开了一扇豁然开朗、局面一新的“生门”。这样的文字,绝不是有局限的专属、专营与专有,它有一种超越任何藩篱的普世价值,有一道不可抗拒、不容污损、不可遮蔽的追求人类真理、生存正义与未来出路的神圣光芒,所以,它的知音是超国界的,是不受限于种族、语言与肤色的,其文本蕴涵的严肃意义不仅不可磨灭,而且日久弥新。1995年春天,龚学敏把计划变为行动,他沿着一条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曾经走过的路线,从江西瑞金到陕西延安进行实地考察,并创作出长篇叙事诗《长征》。龚学敏的书写,绝非是冲着某项评奖去的,它对现在和后世产生的影响则自然不会伴随某项评奖的尘埃落地而“到此止步”。
    诗人和诗歌的大,首先是眼界、境界所构成的格局的大,在此前提下,进而以才思的犁铧拓展一块领地,以诗意的种子培植一片生趣,方可迎迓硕果累累的收获节日。经营这部诗集,龚学敏投射出的寄托高旷的炯炯目光,着实令那类批量化出现的日复一日扯鸡毛、剥蒜皮的俗诗群或劣诗贩终其一生而望尘莫及,他持定的诗信仰亦反衬出匍匐在金元宝前的折节墨客面目可憎,无地自容。是的,龚学敏的书写哪怕曾经遭遇过短暂的漠视和寂寞,但是,任何一只妄加冲动的他手,岂有权力和能耐从中国文学版图上抹掉一个已经定位的带有红色基因的夺目坐标?
    仔细阅读龚学敏的这一文本,人们不禁对那些慷慨出征的红军战士油然起敬,他们生于贫贱却勇于承担国家兴亡的责任,饥肠咕咕却歌声嘹亮,骨瘦如柴却奋不顾身,衣着褴褛却壮志凌云,历尽危难却不易初心,一路冒着枪林弹雨去征服万水千山,为成就民族复兴的伟业播下一串风雨扑不灭的火种。在《长征》的字里行间,读者不难找寻出感奋人心的关键词和诗韵意象:“红星的树叶”“红星的花朵”“山鹰” “斗笠”“旗”“船”“枪”“剑”“盐”“稻草”……,那些象征希望、使命、热血、鏖战、险隘、激浪、饥寒、迷漫等的串接诗句,一旦与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前途紧系在一起,必然会产生令人热泪盈眶的心弦颤栗。比如,稻草、稻谷使人想到战士们多数来自农耕劳作的草根家庭,他们带着钢枪、大刀、长矛去远征,脚上穿的却是草鞋,甚至赤着双脚,同时,他们又是象征民族希望的种子,走到哪里就给哪里的人们带来活下去的指望,使沿途百姓相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支军队是战无不胜的仁义之师。龚学敏的笔触善于以曲写直,以柔证刚,以点凸面,用小细节阐述大道理,以小笔墨烘托大场面,娓娓道来地诠注出那一场闻名中外的万里长征的悲壮与刚烈,他的诗章可圈可点的段落比比皆是,诗人如此诉说:“横断山,就是一颗子弹走过的路在/一把刀陡峭的刃上形成的十字。//横断山,就是让树一样笔直的闪电/站在人们熟知的那条大河上面。//横断山,就是没有水的季节,听见目光尽头的那边/河水们冰凉的/声音。/横断山/就是滚烫的心脏与炙热的双脚中间/雾一样弥漫的尘土……”描述飞夺泸定桥的场景:“在纯粹的铁一万年的寒冷中舞蹈的英雄/在纯粹的火一千年的焦灼中舞蹈的英雄,风平浪静/的英雄,静静地/伫立在时光左边的英雄/用秃鹫逃走的哀鸣/擦拭手中的剑”。另一个章节,诗人噙泪哀悼长眠在夹金山上的红军战士:“身披花朵的英雄,身披雪的英雄/是山巅上没有下来的英雄/是山巅上最后的山巅”。简练的诗句,字字猛撞读者的心灵。
    龚学敏如此刻画人民领袖的形象:“走在前面的人,走在旗帜与火焰前面的人/是领读诗歌的/男子。是瘦瘦的手指握着诗卷,用钟声/吟诵道路与自由的男子……”写到红军达到吴起镇,诗人放开爽朗歌喉:“支撑天空的是一排挺拔的白杨。支撑白杨的/是一面旗,是被风挂了二万五千里后/依然挺直的笔的/一声呼唤。/用声音支撑天空,用流动过的红色河流拍岸时/鹰无言的姿势,支撑/天空。//……有人听见山丹丹的诗歌/穿过心脏和脚印时,雨一般沉思的/唯一清新……”。
    为写一卷诗,龚学敏行足了万里路,而这,仅是他绝不肯中断的行吟生涯的又一个崭新起点。《长征》是他给自己所热爱的文学事业立下的一个里程碑,亦属于献给中国工农红军的一座纪念碑。尔后,他把背影留给潮涨的掌声、挥动的鲜花和炽热的目光,迎向一轮鲜艳的太阳,依然故我的阔步朝前。
.
请登录后评论:登录 | 注册
登录帐号
点击刷新!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文学新气象
文化动态
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恭候您的意见 -简介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联系人:黄德涵联系方式:13541698100地址:自贡市泰丰大厦18楼13号
Copyright©威廉希尔客户端_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1653号-1